跨境电商“熄火”?互联网巨头扛起出海大旗

“买全球、卖全球”的跨境电商模式,第一次大规模打破了线下商品交易的空间限制,将海量商品与世界各地的消费者通过互联网连接在一起。外部大环境为跨境电商的新发展带来了难得的机会窗口。过去两年间,在全球疫情的大背景下,跨境电商迎来爆发。

不过,这份来之不易的繁荣很快被打破。1月26日,星徽股份(300464.SZ)的一份2021年度业绩预告显示,公司净利润亏损达到12.4-14.2亿元。星徽股份表示,业绩变动是由于2021 年公司子公司深圳市泽宝创新技术有限公司(简称“泽宝”)受到“亚马逊封号”事件影响,导致2021年下半年业绩遭受冲击。据了解,泽宝成立于2007年,是深圳市知名的跨境电商,主要业务是在亚马逊平台上销售电子消费品,与安克创新、帕拓逊并称“亚马逊三杰”。有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,泽宝目前已被原来在深圳的合作银行全部断贷,顺德的银行也在提前收贷,预计到3月可能仍发不出工资。

“这些卖家都有多次的、反复的、严重的滥用评论的行为以及有许多种其他的违规行为。”亚马逊全球副总裁、亚马逊全球开店亚太区执行总裁戴竫斐做过解释。2021年,跨境电商的行情急转直下,其中一部分原因就是5月亚马逊的关店潮。据深圳市跨境电子商务协会统计,仅两个月的时间内,亚马逊平台上被封店的中国卖家就超5万户,预计造成行业损失金额超千亿元。

跨境电商“出海”热

巨大的市场流量,让揪准机会的中国企业对跨境电商带来的红利争夺愈发激烈,产品同质化日益严重。在红利的刺激下,亚马逊等平台表现出色的安克创新、致欧科技,纷纷获得资本市场的青睐。安克创新已于2020年成功登陆深交所,市值数百亿元,致欧科技也正在筹备IPO。

当然,国内跨境电商品牌SHEIN的“暴富”故事更让玩家们迫切想出海淘金。1月25日,据知情人士消息,时尚零售商SHEIN正考虑重启赴美IPO计划,最早于今年上市,SHEIN已聘请美国银行、高盛和摩根大通负责此次IPO。公开资料显示,SHEIN总部位于南京,是世界上最大的针对海外消费者的在线时尚市场之一,从其众多全球仓库向150个国家和地区发货,美国是其最大市场,App安装量在54个国家iOS应用和13个国家的Android设备中排名第一。知情人士称,由于疫情推动了电商的发展,2021年初,SHEIN的估值曾达到约500亿美元,但在过去的一年中,SHEIN的估值预计翻了一番多,去年营收约为1000亿元人民币。SHEIN的主要投资者包括集富亚洲、IDG资本、景林投资、红杉中国、Tiger Global和顺为资本等。

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,2021年中国出口跨境电商行业共发生融资事件21起,涉及平台为YESBEE、Tospino、梵海VANGO、Newme、OnePro、POVISON、武狄实业、感度汽配、Cider、PatPat、TYMO、橙意出海、全量全速、WOOK、Lilysilk、细刻、集海科技、CUPSHE,融资金额总计超73.6亿元。其中,天使轮4起、A轮融资数为8起、B轮融资数为3起,Pre轮及D轮各为2起融资,战投及C轮融资各为1起。

与此同时,海外用户的消费行为也正从线下转向线上,据WTO报告显示,全球B2C跨境电商贸易总额不降反升,预计将从2019年7800亿美元上升至2026年的4.8万亿美元,复合增长率高达27%。大量中国卖家对产品溢价的渴望,是其选择出海的根本动力。

去年12月15日,跨境电商SaaS服务商领星宣布完成2.8亿元人民币C轮融资,本轮融资由襄禾资本领投,老股东高瓴创投、源码资本、顺为资本、钟鼎资本跟投,泰合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。领星成立于2017年,致力于为跨境电商卖家提供精细化运营一体化的解决方案,已服务超过10万家跨境电商企业。其中,跨境电商上市企业和亿级规模卖家数量均领先于行业,2021年业务增长超过200%,其ERP功能覆盖财务利润核算、智能补货、供应链管理、广告投放、客服运营等模块。

“在跨境电商生态中,领星团队打造出了业内最易用、全模块使用率最高、数据及时性和准确性最优的SaaS ERP产品。”泰合资本董事陈仁川向记者表示,领星凭借ERP优势,会助力客户实现全链条的精细化运营和财务管理,让更多的中国品牌成功出海。

互联网巨头“锁定”万亿蛋糕

一夜暴富,一夜破产都在转瞬间。过去两年,跨境电商历经坎坷起伏,但这块万亿蛋糕再次被互联网大厂们的视线锁定。亚马逊封店、蒋凡调任、Tik Tok入局,头部玩家的变动折射出行业的变幻莫测。早在2020年,Tik Tok便在美国市场试水直播电商带货,且与沃尔玛合作以网红直播的方式销售沃尔玛商城的商品。2021年底,Tik Tok的独立电商平台Fanno在欧洲五国上线。

Tik Tok是跨境电商行业中表现最为活跃的,行云集团便是Tik Tok的首批KA供应链合作商之一。2015年成立的行云集团建立了集出海、品牌、渠道、跨境物流服务等于一体的全球商品综合服务体系,旨在帮助Tik Tok搭建基础建设。

实际上,跨境电商早已成为互联网大厂们争先布局的领域。2021年,快手海外版“Kwai”在巴西与当地最大的家电百货零售商进行了直播电商的测试,同年5月25日,快手电商上线跨境电商业务“快手进口店”。据快手官方介绍,境外商家可开通进口店,向用户提供海外商品。

新玩家的加码布局为赛道注入了新鲜血液。“老玩家”阿里同样对海外市场给予了更高的关注。2022年,阿里速卖通针对卖家端接连放出四大调整政策:“对已入驻商家进行年度销售额考核;提高新商家的入驻门槛;关闭个体工商户入驻入口;限制商品发布数量”,释放出阿里要重新调整海外业务方向的信号,蒋凡的调任也让市场对阿里海外业务充满想象。

另一边,亚马逊的封店潮也让平台上的中国卖家开始有所忌惮。2021年9月,亚马逊在其打击卖家操纵评论及其他违规行为的过程中,大约600个中国品牌支持的3000个卖家账户被关闭。

互联网大厂们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聚焦在海外,预示着今年的跨境电商竞争将愈加激烈。据1月海关总署数据显示,2021年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39.1万亿元人民币,比2020年增长21.4%。其中,我国跨境电商出口同比增长24.5%。

跨境电商正处于大洗牌期,互联网巨头们的动作也为今年带来了新的变量。被疫情阻断的船,也已整装待发欲试出海。看似遇冷的跨境电商,实则背后暗潮涌动。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